逼供中国国足:打假打假越打越假

广州太阳神队因涉嫌打假球一事最终没有下文。此外,司法调查一干预就搁浅了。

1998年陈亦明被注销从业资格证后仍以主教练的真实身份入岗,自我调侃为“没证也安全驾驶”,中国足球协会的惩罚何其难堪?!

1999年的“渝沈乌龙球案”经历103天的调研后,中国足球协会连“消极比赛”的罪行也害怕评定,仅仅罚俱乐部队40万余元、罚两支球队主教练李章洙和徐永来4万余元就草草收兵。中国足球协会是何其投鼠忌器。

2001年的“甲B五鼠案”,中国足球协会竟然把因涉嫌收购裁判的中远队升入甲A,广州市吉祥队却被踢回甲B。中国足球协会何其厚此薄彼,何谈公平?

2001年由浙江省体育局厅长陈培德、长春亚泰俱乐部队老总宋卫平、吉利集团老总李书福掀起了一场盛况空前的“返黑健身运动”。中国足球协会掌握了9位污渍裁判的原材料,但只让最老实巴交、最开始投案自首的龚建平为9名黑哨“买单”。他们早已因病去世的龚建平是何等的不合理!陈培德现在还勃然大怒:“大家失去比较好的返黑和文化体制改革的机遇,那时候有浓厚的群众基础,‘黑哨’变成老鼠过街!我们已经掌握了许多裁判的污渍直接证据,最终就仅有积极投案自首的龚建平一人坐牢!”

在04年10月2日的“沈京对决”中,中国足球协会为了能平复国安俱乐部的怒火,一改以前“裁判周伟新处罚准确无误”的规格。意想不到北京国安并不高兴,进而揭竿起义“造反”!

04年年末,力帆老总尹明善举办“父母会”,用老式“家天下”的办法来避免乌龙球。艺术创意尽管新奇,但“玩”一场球就会有百万元进账的极大引诱下,这类老式的社会道德手法看起来何其敏感与乏力!

从司法部门(黑哨事情乃至告上了人和)到中国足球协会,从依法执法再到德国思想家远大常说的“心里的品德规律”,场上的假越打越大。足球之假实际上深入地揭露了大家打假手法的如出一辙。(谷正中间)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